临清运河的兴衰历程(6)·中华波斯猫的故乡

发表时间: 2019-04-08 12:20

临清狮猫·传统中华波斯猫

下面来聊一种随大运河而出现的动物,这种动物可能如今还伪装成波斯猫潜伏在你家里,这就是临清狮子猫。临清狮猫是一个极具观赏价值的优质猫类品种,当地人多用其作为地方珍品赠予客人。北京、上海、天津等大城市居民家中饲养的波斯猫均来源于此,后来这种猫还传到了日本及东南亚,日本人心中的波斯猫也是临清猫。

临清狮猫至今已有五、六百年的饲养历史,它是土耳其安哥拉猫与鲁西狸猫的繁育而来的后代。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,大批欧洲商人和传教士随着运河纷至沓来,长途海运的货船需要在船舱中养猫避鼠,保证粮食安全。漂洋过海的安哥拉猫有了与鲁西狸猫交配的机会,于是一种新的动物——临清狮猫由此诞生。

河蚌绘·临清狮猫。

安哥拉猫原产土耳其,是最古老的长毛猫品种之一,波斯猫就是以它为原版繁育出的,如今纯种数量已极为稀少。这种猫的特点是性格温顺,外观优雅且喜欢水,能在小溪或河谷中畅游。鲁西狸猫是中国原产品种,特点是肌肉发达活泼好动,有极强的捕鼠能力,身体皮实,对主人依赖度高。临清狮猫由蓝眼安哥拉猫与黄眼本地猫杂交选育形成,具有美观加实用的性能,一蓝一黄的“鸳鸯眼”是其最鲜明特征。

标准的白色鸳鸯眼临清狮猫。

旧时临清作为北方最大的漕运码头,聚集了大量的粮仓和粮站,无论是官府还是私人都对猫有大量需求。临清狮猫自诞生就备受亲赖,因而取代了原版波斯猫的地位,一跃而变为国产波斯猫,纯种价格也一路飙升。后来这种猫随着运河北上南下,迅速风靡全国甚至远销海外。1934年《临清县志》将临清狮猫列为“特产品”类,“狮猫比寻常猫较大,长毛拖地,色白如雪,以鸳鸯眼为贵,最佳者每对价值百元,北街回民多养此猫居奇”

清代版画·码头上卖猫的场景,明清时期,临清狮猫就已经名声在外了。


临清美食·回汉通吃

最后,我们来聊一聊临清美食。

明清时期,临清以北方漕运枢纽的地位,形成了以鲁菜为基础,融合南北口味、回汉传统的临清菜。在传统菜中,炒腰花、熘肝尖、姜丝肉、回锅肉、锅烧鸡子、清炒鸡丝、粉蒸肉、木须肉、干炸里脊、浇溜鱼等菜品沿运河北上,成为今日京津餐桌上的家常菜肴。

临清什香面。

临清“三点水”酒席是临清传统汉族酒席的代表,所谓的“三点水席”,是由四个六寸盘凉菜,四个九寸盘热菜,和四个汤组成,菜与汤交替上桌。材料有鸡、鱼、肉、海鲜与青菜,制作手法有烹、炒、煎、炸、爆、熘、烩等多种手法。一般认为客人越尊贵,主人在菜肴中安排的汤菜越多,以示热情。临清“八大碗”、“九大碗”是回教传统酒席。一般喜庆聚会、婚宴都用“八大碗”,菜品包括烧肉、清炖羊肉、圈巧阁、松花羊肉、清汆丸子、黄焖鸡、黄焖鱼、杂拌。“九大碗”也叫经堂席, 一般用来做“白事”,是在八大碗的基础上去掉“杂拌”,添上“羊尾烩海带”和“烩全羊”。传统的回民“八大碗”几乎全是上笼蒸的,也称“临清扣碗”。

河蚌绘·临清回民八大碗、九大碗。

临清汤是临清另一张美食名片,当地有“来到临清不喝汤,等于白来走一趟”之说。临清汤花样繁多,一汤一味,百汤百味,代表作有天花烩鸽蛋汤、萝卜鱼汤、鸡血豆腐汤、回(对)鱼汤等。其中最具特色的“回(对)鱼汤”是用宴席剩下的鱼头、鱼骨架和鱼尾重新加工而成。客人吃鱼时不破头尾,尽量保持鱼骨架完整,以示对厨师的尊敬,厨师便即兴免费为客人加工一道鱼汤,以示回敬,此风俗为临清仅有。此汤鲜、酸、清口、去油腻,是当地大厨的保留节目。

三角烧饼夹肉。

凡是码头繁荣之地,自然也少不了花样繁多的各色小吃。一些临清小吃已祖传几代,在鲁西北地区颇有名气,如赵记灌汤、四美村锅贴、一品斋点心、尹家阁下凡肉、窦家蒸包、徐学敏煎包、临清豆沫、御史巷锅饼、观音堂牛羊肉、以及遍布各处的烧饼夹肉。

临清豆沫。

托板豆腐是临清小吃的代表。每天清晨,卖主把用卤水点成、不加任何作料,热腾腾的水豆腐,放在一块八九寸长的木板上,用刀打成骨牌大小孩食客手托木板而食,鲜香扑鼻、细嫩可口。李家豆沫已有百余年的历史,是选用小米和白胡椒水磨而成,再加上海带丝、干豆腐条、嫩菠菜、芝麻等,在大锅里熬熟,香、热、咸、辣适中,使人食欲大增。小笼烧麦一笼三十几个,如莲花瓣式排列,馅有羊肉、牛肉、肉三鲜等等。济美酱园的甜酱瓜、晋京腐乳,是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名牌产品。武德奎肉饼初创于上世纪50年代,以优质、价廉、方便实惠而誉满全城。尹家阁“下凡肉”是猪下水的巧做巧吃,是临清运河岸边李家的祖传手艺。把下水用肉料煮好以后,再用杉木锯末加糖熏烤,风味独特。

临清小笼烧麦。

清代后期,黄河的决口改道造成了北方运河全面断航,临清城从此一蹶不振,商业区逐步萎缩至中州一带。道光五年(1825年),清政府开始以海运逐步取代漕运,清末民初,火车已逐步成为陆上主要运输工具。行商旅客纷纷改乘火车,由大运河来往南北的水路已无人间津。临清是一座典型的运河城市,它因运河的通畅而繁荣,也因运河的断航而衰落。随着大运河申遗的成功,再造临清港的呼声越来越高,但实施工程难度却极大。作为历经元、明、清三代的运河名城,运河的兴衰总是伴随着这座城市的起伏,很多临清人都有着深厚的运河情怀,通航的象征意义也许远大于实际功能了。